金立确定破产重整 独家揭秘重组框架性方案

中国陶瓷网 2019-03-23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梁耀丹

编辑|赵妍

金立破产重整已成现实。今日下午14:30,金立于深圳市福田区时代科技大厦中南海怡酒店举行第二次金立经营债权人会议,这次会议确立金立将进行破产重整,金立债务重整顾问深圳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富海银涛”)在会议上通报了几份材料。

网易清流工作室获悉,这些材料都是为了进入破产重组程序所做的前期准备。一位参会的供应商人士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今天参会的供应商大约有四五十人,既包括大的供应商也有中小供应商。

今天富海银涛通报的几份材料中,最主要的是《金立集团框架性重组方案建议》(下称“《重组方案框架》”)和《金立集团债权人一致行动协议》(下称“《一致行动协议》”)。其中,网易清流工作室获得的《重组方案框架》文件显示,重组框架主要是:重组后的金立成立资产管理公司和运营公司:资产管理公司100%由债权人持股,持有原金立集团的优质非核心资产等;运营公司主要从事手机品牌授权和移动互联网业务,其股权归债权人所有,是否分配一定股权给管理层及除责任人外原金立集团股东,由债权人确定(按照市场惯例给予管理层一定股份是留住公司技术团队、维持运营公司正常运作的必要条件;除责任人外原金立集团股东大部分是手机经销商,给予除责任人外原金立集团股东一定比例股份有利于运营公司的业务开展)。

金立确定破产重整 独家揭秘重组框架性方案

而《一致行动协议》的内容则主要包括:尽快进入司法程序,对金立集团进行破产重整;成立资产管理公司控制原金立集团能变现的资产;除责任人之外的原股东及管理团队在会计师或法院指定的管理人监督下用现有资源(运营公司)恢复一定规模的运营;在进入重整程序后或重整成功后,是否引入战略投资者以及何时、以何种条件引入,由债权人协商决定;为保证重整的顺利进行,普通债权中50万元(含)以下部分原则上优先清偿等。

富海银涛发给金立债权人的一封信函中提到,“虽然《金立集团债权人一致行动协议》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文件,但其可以促使法院尽快受理金立破产重组案件,而非破产清算。”据了解,债权人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并发送到指定邮箱的截止时间为12月20日。

网易清流工作室获得的一份截至2018年8月31日的金立财务数据显示,金立的总负债为202.54亿元,总资产为27.07亿元,净负债为175.47亿元。目前,金立的主要资产包括:微众银行股权、南粤银行股权、前海金立大厦及土地使用权、东莞工业园厂房及土地使用权、零星物业、其他对外股权投资及应收账款。

但上述财务数据同时注明,由于员工流失、财务资料不齐全,资产及负债数据以进入程序后管理人委任的中介机构(会计师、评估师等)出具的数据为准。

此前,金立分别于11月23日和28日先后举行了金融债权人会议和第一次经营债权人会议。其中,金融债权人会议的初步讨论结果是,几乎所有银行都同意金立进行破产重整;而第一次经营债权人会议参与者主要是债务在8000万以上的供应商债权人,会议主要针对重整方案向这些金立经营债权人进行意向摸底,对于其余未能参会的、债务在8000万以下的供应商债权人,金立也向这些供应商发了意向摸底邮件。意向摸底决定金立是进行破产重整还是破产清算,破产重整需要通过三分之二债权人的同意。

而据富海银涛12月5日向供应商债权人发放的第二次经营债权人会议的邀请函公告,“根据前期广大债权人的反馈,大部分债权人同意金立进行重整”。这意味着金立破产重整目前已成定数,但具体重整方案仍需讨论,目前也尚未进入正式的重整程序。

破产清算是对企业资产进行拍卖等的处理,而破产重整是引入外部资金,避免企业破产。此前多位供应商人士向网易清流工作室分析,由于破产清算相当于“贱卖资产”,大部分债权人更加倾向于破产重整,即金立通过一段时间资产增值来偿还目前的债务。但他们同时表示,他们并非完全同意富海银涛提出的初步方案,尤其是对于恢复手机业务这一点。

“手机是重资产行业,万一恢复生产和销售后亏的钱反倒越来越多怎么办?”来自中山的一位供应商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达了他的忧虑。

而另外一名供销商人士则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他们(富海银涛)应该会接受这个建议,因为大部分供应商是不希望他们经营手机业务的。”